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泰坦尼克号沉没6名华人幸存却撕烂英国、美国人的绅士假面具

发布日期:2022-01-12 01:21   来源:未知   阅读:

  1912 年4 月14日,著名邮轮泰坦尼克号在处女航中不幸撞上了一座冰山,导致这艘满载2000多名乘客的巨轮倾覆。由于救生船准备不足,导致将近1500名乘客葬身于冰海,仅有705人生还。在这些获救乘客中,还有7个黄皮肤的东方面孔,其中有6个中国人和1个日本人。然而就是这些东方人的存在,让当时的西方媒体如获至宝,从而掀起了一阵新的狂潮。

  据资料显示,泰坦尼克号在起航时,载有8名华人,他们大多是司炉工,居住于最底层的三级船舱。当悲剧发生时,华人们当机立断,登上了救生船,8人中有6人获救,而剩下的2人不幸消失于冰冷的海水中。

  泰坦尼克号沉没后,在世界舆论中激发出轩然大波,甚至当时的中国报纸也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消息。根据史料,泰坦尼克号的失事,完全是由于船长以及船员们的玩忽职守,也是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好救生艇,导致大量乘客白白死去。因此,泰坦尼克号的悲剧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彻彻底底的“人祸”。

  随着巨轮的沉没,船上几十位美国富翁及政要生死不明,对美英两国都意味着一场突然降临的危机。若严查“事故责任”,则英国白星公司(其老板是美国摩根财团的J.P.摩根)将在巨额赔偿下破产,同时累及两国金融业、保险业、造船业、航运业和旅游业,并为海运竞争对手德法两国让出商机。

  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英美航运业,白星公司立即收买了英美媒体,进行了一场危机公关,将泰坦尼克号事件由坏事变成了好事。将船长和船员的玩忽职守,塑造成一个感人肺腑的有关“人性的考验”的故事。

  在这个“动人的故事”中,优秀的“盎格鲁-萨克森”男子尽显绅士和骑士风度,他们将秉承“妇孺先行”的原则,将生的希望让给了妇女和孩子。而作为船只失事的罪魁祸首——史密斯船长,也被塑造成一个拥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勇者。就如《纽约论坛报》所写:

  “史密斯船长立即命令J.G.菲利普发出紧急求助信号。他知道海水即将涌进发动机,中断无线电所需电力。他也知道备用电池不可能使信号传送太远,所以他急切地想在电力中断前发出求救信号……除了那些给救生艇划桨的船员,其他船员均与船同亡。据认识史密斯船长的人说,船长与他的副手们全集中到舰桥,恪守与船偕亡的海上规则,勇敢地随船一起沉入海底”。

  在塑造“盎格鲁-萨克森”男人舍己为人高尚品质的同时,英美媒体又忙不迭地拿出幸存的6名华人男子与他们对比。例如,当时的《新泽西早报》在大肆称颂英美男子之后,却突然笔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中国人:

  “假若泰坦尼克号是艘中国船,并由中国船员控制,那么将没有任何妇女或儿童获救。对一艘中国船的船员来说,当船下沉时,其职责是先救男人,儿童次之,最后才是妇女。这种顺序基于这么一种理论,即男人对国家最宝贵。而获救的6名华人,就是明证。”

  很显然,英美媒体是拿华人当“背锅侠”,将公众对白星公司以及背后英美财阀的质疑,转向对中国人的歧视与仇恨。当时,华人受到美国“排华法案”的限制,受到美国人公开地、合法的歧视,地位已然降到了谷底。而泰坦尼克号事件,无异于在此之上火上浇油。

  “泰坦尼克号”沉没数天后,也就是4月19日,英美媒体对华人的攻击再次升级,竟开始编造大量不实之词。首先,《纽约时报》宣称:

  “中国司炉工抢在妇女们之前蜂拥而入救生艇,并有一阵子,试图用狠力从身边至少一位乘客那里夺走救生衣,乃至割断救生衣的带子”。

  同时,报纸还绘声绘色地说,幸存者斯腾格尔夫人亲眼看到了这一切,当救生船还没有从甲板上放下时,中国人就已经在上面占据了位置。

  4 月20 日《毕斯比每日评论》所编造的谣言就更加离奇,当值编辑不仅照搬了《纽约时报》关于华人司炉工抢占救生艇的不实之词,还编造了一个更离奇的故事:“8名华人司炉工在船只失事后不久,便躲在救生艇的座板下。之所以有2人丧生,是因为他们被其他乘客坐在身上而压死。”

  无独有偶,4 月21 日《华盛顿时报》表示:华人司炉工强抢妇女儿童的位置,不听船长的劝阻,结果有两人被船员用手枪当场击毙。

  就这样,在众多英美媒体的集体造谣下,明明是“人祸”的泰坦尼克号竟转为成为展示英美男人英雄品质的古希腊式英雄悲剧。同时也显示,“盎格鲁-萨克森”民族就是世界民族的表率,是优等民族。而与之相比,中国人就是毫无舍己为人的精神、对女人毫无尊重的犬儒主义者。

  4 月25 日《亚利桑那前哨周刊》在《中国人的“男士优先”规则》一文中骄傲地写道:

  “美国男子在拯救泰坦尼克号上的女乘客的生命时所表现出来的光彩夺目的英雄主义,充分说明这一事实,即在异教土地上,对女人根本缺少尊重,只有在基督教国家,女人才在社会上拥有恰当地位。”

  那么当时在泰坦尼克号上的英美男子,真如英美媒体渲染的那样具有“耶稣为人类献祭于十字架”那样的牺牲精神吗?答案是否定的。

  据泰坦尼克号几位生还的指挥官作证,海难发生后,船左弦的救生艇执行的是“唯有女士方可入艇”或“妇孺优先入艇”,右舷的救生艇则是“男女均可入艇”。6个华人乘客严格遵守规定,没有一个从左舷进入救生艇。因此可以说,华人进入救生艇,根本没有抢夺妇孺们获救的机会。

  此外根据幸存者作证,一位华人幸存者还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勇气。根据第14 号救生艇前往救人的头等舱侍者克瑙在美国参议员听证会上作证,一个名为Fang Lang的中国人在船只沉没后,用一块门板勉强浮在海面上,身体完全被冻僵。后来,克瑙所在的救生艇将他捞起,幸存者们纷纷为他揉胸、捏脚,最终帮他苏醒。五分钟后,这名华人男子睁开眼睛,用他妈听不懂地话表示了感谢。随后,他不顾身体的寒冷,接替了一位累倒的水手,自己拿着桨划起来。对此克瑙甚至激动地说:“他真像个英雄”。

  同时从幸存者统计数据来看,“盎格鲁-撒克逊男人”并不比中国人更绅士,泰坦尼克号海难生还者为705名,其中男子323 人,这其中英美男子又占绝大多数(264 人左右),而且他们大多在“中国佬”之前就进了救生艇。这还不包括头等舱英美乘客带进救生艇的五只宠物犬、一只宠物猪以及一只足以占据一个人空间的帆布大行李箱。由此可见,“绅士”的英美男子,并不像报纸所说的那样绅士。

  但对于这个消息,英美媒体竟奇迹般地保持了缄默,仍将火力集中于中国人或日本人的“劣根性”。由此可见,西方媒体的“双标”和虚伪特质由来已久。在他们看来,当“劣等种族”的某个成员发生不光彩行为时,就成了他所属的种族的劣根性的又一证明;而若同样不光彩的行为发生在本民族的某个成员身上,就会被视为这个种族的一个例外,与其种族性无关。而他们通过操纵故事,最终达到了这一点。